欢迎您光临山西名思洗涤设备公司有限公司!

新闻中心_中钢网

时间:2020-04-23 21:30

如果最终批准,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宝钢股份”)将“如愿”成为一家银行的大股东。  9月18日,宝钢股份发布公告称,公司以45.95亿元对价收购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澳新银行”)持有的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农商行”)10%股权。  宝钢股份这次接盘并不是“临时起意”,此前曾报道称今年1月初,宝钢股份就有意接盘,但因某种原因,未能达成这笔交易。而此次“杀回马枪”,也印证了宝钢股份投资上海农商行的预期。  近年以来,区域农商行备受资本青睐,有分析人士表示,参股农商行或分享上市等多重投资收益。  宝钢股份涉足银行业  9月18日晚间,宝钢股份突然发布公告,公司召开第六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,批准《关于收购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股权项目的议案》,收购澳新银行持有的上海农商行 10%股权,收购对价45.95亿元。若最终获批,宝钢股份则将正式涉足银行业。  据了解,此10%股份的收购方已经兜转“二主”,此番公告意味着宝钢股份正式接盘上海农商行股权。  近几年,多家外资银行相继减持所持中资银行股份进行套现。今年1月3日,澳新银行曾宣布,将其持有的20%上海农商行的股权,分别出售给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和上海中波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中波”),两者分别获得10%的股权,总交易额约为91.9亿元。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从澳新银行了解到,此次10%的股份是宝钢股份取代原先计划转让给上海中波的份额。  在宝钢股份发布公告的第二天,有媒体爆出上海中波内部人士的消息,表示由于该公司的外资股东背景,银监会不予批准此次股权转让。 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查询结果,上海中波的控股股东为中波轮船股份公司,这是一家外商投资企业,由波兰共和国海洋经济和内河航运部与中国交通部共同参股。  对此,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怀涛告诉记者,虽然今年新修订的《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》进一步放宽了外资银行投资中资银行的门槛,但对外资机构入股中资行仍然较为严格。  对于此次出售所有权变化的原因,澳新银行回复本报记者“不予以置评”,但同时表示:“这对上海农商行及其客户来说是一个积极的结果,因为宝钢股份是一家领先的国有企业,其在金融服务领域有着很强的投资业绩。”  有媒体曾经报道,今年 1月初在澳新银行宣布转让上海农商行股份时,宝钢股份就有意接盘,但报价只有账面净资产的0.8倍,又因宝钢股份和武钢的合并事宜,未能达成这笔交易。  而对于此次与宝钢股份交易完成的时间,澳新银行表示:“此次交易的完成时间仍取决于惯例交割条件和监管部门的批准。”  上海农商行中期目标为“独立上市”  被“相中”的上海农商行之所以受到两家企业的争抢,与其良好的投资回报与上市预期密不可分。  据了解,自2007年9月澳新银行入股上海农商行以来,澳新银行约投资5.7亿澳元。最终逾90亿元人民币的股权转让,加上这十年间澳新银行的股息收益,这次出售上海农商行股权的澳新银行,预期收益不菲。  成立于2005年的上海农商行是由上海国资控股,注册资本为80亿元人民币,营业网点近400家。  截至2016 年末,该行总资产7109 亿元,较去年年初增幅21.1%;存款余额5538 亿元,较去年年初增幅23.0%;贷款总额3391 亿元,比年初增加405 亿元,增幅13.6%;实现净利润59.76 亿元,增幅2.91%;资产收益率0.91%,资本收益率13.42%,资本充足率12.39%。  而值得注意的是,上海农商行是一家正在筹备上市的银行,该行于今年5月份发布了2016年度年报,该行表示以“独立上市”成为公司中期目标,并制定了2017~2019年发展战略规划。  “首先从短期来看,参股准备上市的农商行一般来说会是一笔好的投资,目前二级市场对农商行的估值仍有溢价,PB至少都在2倍以上。其次从长期来看,仅仅是持有上市农商行也是一笔优质资产。” 东北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胡文豪认为。  自去年IPO“放闸”以来,江苏有5家农商行相继上市。而目前,20多家农商行正在积极筹备上市或者提出上市计划,其中安徽就有5家农商行已经IPO备案。  以去年上市的5家农商银行为例,它们的股东中除一些当地区域的企业外,还出现了一些上市公司。无锡农商行、常熟农商行、吴江农商行、江阴农商行以及张家港行分别有红豆股份、风范股份、通鼎互联、海澜之家以及沙钢股份的股东身影。  另外,易成新能、智度股份、中原内配、雏鹰农牧以及现代投资等多家上司近两年争相参股农商行,甚至参股多家农商行。  目前,备战上市的农商行积极性很高。在11家在IPO排队的银行中有三家农商行,分别是江苏紫金农商行、青岛农商行以及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。  而在积极备案辅导的农商行以华东地区积极性较好,如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、江苏淮安农商行、杭州联合农商行等。另外,安徽证监局公布的就有5家农商行,分别是亳州药都农商行、安徽桐城农商行、芜湖扬子农商行、安庆农商行以及淮北农商行。  对于一些农商行积极备战上市的迫切需求,胡文豪认为上市能满足农商行多种需求:“上市可以提高农商行的估值水平,可以提高农商行的知名度,让其更好的展业,甚至拓展零售业务。特别是在当前MPA的体系里,规模增速捆绑了资本充足率的情况下,上市还可以帮助农商行扩充渠道来补充资本。”